照亮台灣的曙「光」?

數位公民記者吳玟誼 2020-11-17

文/數位公民記者吳玟誼

全力衝刺的太陽光電

台灣擁有先天地理環境的優勢,位於北迴歸線經過地區,受到副熱帶高壓的影響,導致水氣較少,年均日照接近1,800個小時,尤其中南部的長年日照量充足,非常適合發展「太陽能光電」。此外,科技技術的進步與純熟,也使得裝置成本大幅下降,依據國際再生能源總署(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, IRENA)評估,太陽光電的裝置成本,與2010年比較則下降77%,這也成為廣推能源轉型的動力。

有著良好的條件優勢,技術也已經成熟,順應國際能源趨勢,台灣自2016年也開始動「能源轉型」,並制定於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由4.8%提高至20%然而水力發電和生質能已漸趨飽和,依照台灣地理現況,再生能源以「太陽光電」和「離岸風電」為推動重點,其中又以「太陽光電」裝置容量占66.3%最高,可見政府十分有信心,全力衝刺「太陽光電」。

風電、光電是台灣能源轉型最為關鍵的兩項綠能。(圖片來源:PIXABAY)

地不夠,屋頂型光電先達陣

政府在2015年核定「太陽光電2年推動計畫」,制定太陽能短期和長期目標,短期目標(至2020年)裝置容量為6.5 GW,長期目標(至2025年)為20GW,其中「屋頂型」占3GW,「地面型」占17GW

我國太陽能光電發電目標期程

 

政府推動太陽能的策略為「三大主軸、建立示範、帶動設置能量」,三大主軸分別是「產業園區」、「農、漁、畜電互利共生」和「中央與地方共同推動」。「產業園區擴大推動屋頂型光電」是希望用電大戶設置一定比例裝置容量,善盡企業社會責任;「農、漁、畜電互利共生」是透過農電、漁電建立示範,推廣地面型光電,包括利用台糖土地建立農電示範專區,台南、嘉義建立漁電專區示範,畜電共生則鼓勵畜牧設施屋頂加設光電設施;「中央與地方共同推動」,是由中央協助地方政府,由地方政府成立專責單位受理申請案件。

由以上可以發現,政府似乎較大力推動地面型」光電,為什麼呢?根據統計,截至2019年底資料指出,「屋頂型」光電累積裝設約3.4GW,反而提前6年達標,反而「地面型」光電的設置進度卻只有791MW,嚴重落後預期的目標。探究背後的原因,正因為台灣土地本身就狹小,能使用的土地面積本來就有限,要發展地面型光電,就常常會發生土地衝突,以及與生態環境相互扞格的現象,政府必須積極解決衝突,否則就會成為設置地面光電最大的阻力,讓光電的發展停滯難前。

台灣土地面積狹小,又有高山溪流,因此太陽能光電發展現階段以屋頂型的款式為主,圖為台灣大學屋頂型光電發電系統。

 

 

光電衝突–「光」要放哪?

無論要發展哪一種再生能源,並非制定好計畫,然後照著計畫走就可以順其自然地前進,在「實際執行」之後,才會發現許多問題與衝突,若沒有妥善處理,可能就會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。

太陽光電的發展,其中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將「太陽能板」放在哪裡。太陽光電目前最主要分成兩類,一種是「屋頂型」,包含中央公有屋頂、工廠屋頂、農業設施與與其他屋頂(如住家、商用、縣市公有屋頂等),另外一種是「地面型」,包含鹽業用地、地下水管制區第一級管制區、水域空間(水庫、滯洪池、埤塘、魚塭)、掩埋場等各類型。

首先,先來談「屋頂型」光電。政府致力推廣「綠能屋頂全民參與推動計畫」,希望透過公務機關、國營事業、工廠及一般民眾等設置太陽光電系統,加速太陽光電的推動。然而,根據內政部營建署統計,截至20208月全台灣的違建就大約有68萬多件,不過政府卻設立「合法建物存有違章建築設置太陽光電申請流程」,只要經所在地建築主管機關確認符合條件,就能申請同意備案。換句話說,只要在不影響公共安全的「違章建築」上,是可以設置太陽光電。政府這樣的作為,是要讓「違章建築」與「太陽能」板並存,似乎要用「合法」的太陽能板掩蓋「不合法」的違章建築,令人不禁納悶,這樣究竟是「合法」還是「不合法」呢?還是最後變成就地合法?如此定位問題為一個難解的題。

「天空七號」是綠主張綠電合作社在台北市的第一個公民電廠,設置在離台電大樓附近的「長老教會總會」的屋頂上,201910月開始啟用。然而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現象,因為在擁擠的都市裡,雖然所處的地方周邊房屋十分密集,並充斥著許多違章建築,但是長老教會樓頂卻沒有違章,更是一個合法的太陽能公民電廠的建設點。

台灣屋頂違章建築充斥,卻也是屋頂型光電系統發展的最佳環境。但是違章建築與太陽能發電是否可並存?考驗政府施政的智慧。

「放眼望去都是違建,台北市政府也不可能通通去抓,當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」長老教會的人員跟我們說。如果要在這些違章建築屋頂上蓋太陽能板,勢必得先拆除違建才行。然而大多屋主不願意拆除違建,因為賣太陽能電力的費用每月可能才幾百塊而已,尖峰時段可能有幾千塊,與重新裝修的費用實在相差甚遠,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,更不論有些屋主是拿來租給別人的,光租金的收入就遠超過於賣電的收入,裝設太陽能板的意願就更低,如此一來,政府要推動「綠能屋頂全民參與推動計畫」也是難上加難。「裝了太陽能板,其實有降溫的效果,而且一切合法」長老教會指出。就算屋主有意願在頂樓違建上加蓋太陽能板進行發電,也不是每個違建都允許,除了看座向外,還必須要看高度、既有違建結構是否可以承受等,「旁邊都是比他高的房子,日照條件就差,根本不符合發電的經濟效益」,因此要在屋頂上蓋民營電廠,所需條件其實並不如外界所想的這般簡單。一位建築結構技師私底下透露。

「天空七號」是綠主張綠電合作社在台北市的第一個公民電廠,設置在離台電大樓附近的「長老教會總會」的屋頂上。

 

再來談到「地面型」光電。地面型光電的問題相對於屋頂型更形複雜。以目標裝置容量14GW來計算,預估至少需要一萬四千公頃的土地才能滿足,這對農林漁牧來說是相當大的壓力。政府開始推動太陽光電前期,因為在農地上蓋太陽能板,爆發「假種田、真種電」的亂象,這些太陽能板下方的農地沒有農業經營耕作之實,只是一片片空蕩蕩的荒土或是稀疏的植被。探究其背後原因,當然就跟利益有關,因為能源業者可以藉由賣電賺進豐厚的收入,地主也可以分一杯羹,且當時無法可管,犧牲了許多有心務農的人以及大片良田。

如此亂象被媒體揭露,戳破農電共生的假面具,驚動中央與地方各部門,政府不得不開始大動作整頓,並從嚴審查。政府終於意識到農地變更種電的嚴重性,但是亡羊補牢的法令難以溯及既往。雖然過去已通過的案件會加強稽查,若無農用事實,可將廢止發電,然而種電後的農地其實很難回得去,種電的土地無法涵養水源,整體的耕作條件會越來越差,即使恢復耕作,也不復以往的盛況了。

雖然農委會提出「以農為本」的原則,提出以農業生產為主為先,綠能產電為輔為次,然而種電是條不歸路,農地、農田、農村都很難回頭。政府法規與制度都不周全,農電政策就匆匆上路,使得弊病叢生,雖然業者心態可議,但政府身為最後一道把關者,更應當負起大責。

 

農漁電共生立意良好,卻也衍生出不肖人士鑽漏洞佔便宜的作為,逼使政府不得不進行資格緊縮。(翻攝台灣電力公司宣傳影片)

 

打造未來好「光」景

政府力拼發展「太陽光電」,希望為台灣創造更乾淨、零汙染的能源,並達成能源自主與永續,這初衷固然良好,但是由以上的問題我們會發現,政府只要能源政策失誤,就可能會造成未可預知的後果,像是農電政策的錯誤,導致農地流失數千公頃,犧牲掉的是所有台灣人民的權益。

究竟「光電」要放哪才是最好的,台灣環境保護聯盟主任林學淵認為:「無論是國內或國外,太陽光電最一開始是放在屋頂上的,放在土地上是後來才有的,我們大家覺得還是要回歸到屋頂型光電為主。」然而,無論要放在哪裡,都需要政府周全的政策與專業的評估,讓「光」電放在對的地方,用對的方法推動,太陽光電的才有更美好未來。


98

延伸閱讀